【点梗活动】会生病的偃甲——谢偃(2.0)X小沈夜

通篇软萌,照大大说的,傻白甜无误。能看到这样孩子心性的小阿夜真是太好了,能看到这么温柔的阿偃真是太好了,他们这样在一起真是太好了!!!感谢大大写了我点的梗啊!!!

花上白露:

会生病的偃甲——谢偃(2.0)X小沈夜【点梗人:@五花肉


PS:这里的设定点在谢衣做出了两个偃甲,所以他们都是偃甲。

私心的加了后面小沈恢复健康后的一段温馨日常。

专注傻甜白一百年!

有点抓不住小沈的性格可能会OOC对不起【跪】

 

早春三月正值着季节交替,还偏偏赶上了倒春寒,沈夜贪凉吹了一晚上的夜风,第二天就受了风寒病倒了。

 

谢偃到外头抓完药材又熬完药回来,沈夜还病怏怏的躺在床上,昏昏沉沉的,不时咳嗽几声,启着唇,还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他舌苔薄白,小小的身体被厚厚的棉被盖着,像是一只要冬眠的小刺猬。

 

将药碗放在床头小桌几上,谢偃就着被子把沈夜抱进了怀里,对方鼻子塞的厉害,发出的声音也带了点粘腻,闷闷的,像是在太阳下打呼噜的小猫咪一样,让谢偃忍不住把手伸进被窝里捏了一下沈夜的手心,试图寻找不存在的肉垫。结果坏脾气的少年隔着被子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他,然后又软进了谢偃怀里。

 

其实谢偃很少能见到同伴这个样子,因为沈夜虽然是个少年人,但打点家务银钱,缝衣做饭,却样样都是他在管。谢偃很多时候只要顾好偃甲便可以了,除非是要出门的活计,沈夜才会交给谢偃来做。

 

忘了说,沈夜他……并不喜欢出门,准确来讲是不喜欢离开静水湖。

 

谢偃知道自己有一部分记忆丢失了,就好像他记得很久以前如高天孤月一般的师尊,却记不清来到人间后结识沈夜的场景了。他们两人都奇异的拥有长生不老的体质,谢偃倒还好,沈夜却永远的停留在了束发之年,青涩而渐渐成熟的少年阶段。

 

但这其实并不是很重要,因为谢偃都快忘记他跟沈夜生活了多久了,十年,二十年乃至百年?当初在郎德结识的年幼女童早已嫁作人妇,甚至即将迎来自己的第三个小孙孙了;可谢偃跟沈夜依旧在静水湖中吵吵闹闹,争论偃甲与如何修改静水湖,就好像他们一开始试探着互相进入彼此的生活,到如今却已密不可分。

 

沈夜并不闹腾,生性又非常单纯,只是有些贪玩别扭,是非常正常的少年人;然而谢偃却一直有着被沈夜照顾的感觉,因此他很难定位两个人之间的关系,但很确定自己不能够失去沈夜,从他当年在静水湖睁开眼睛的第一刻开始,看见枕在床边打瞌睡的沈夜第一眼开始……

 

“来,喝药。”谢偃撑起了沈夜,让对方靠在自己身上,两颗头亲密的抵着,然后端来了药碗凑到沈夜的嘴唇边。沈夜鼻子虽然塞住了,却精明的伸出舌尖探了一下药汁,立刻苦得皱起一张婴儿肥的脸来,谢偃忍不住在上头肉肉的地方掐了一把,对方挣扎了一下之无果,只好可怜兮兮的把头埋到了谢偃肩头。

 

“不想喝,苦。”沈夜把自己闷在谢偃肩头,撒娇似的说着话,活像是想要糖果跟安慰的小孩子,谢偃没敢笑出来,因为沈夜脸皮太薄了,而且相当小心眼,非常擅长秋后算账。

 

谢偃伸手拍了拍沈夜并不算非常坚实的后背,少年还未长成的身躯稍微显得有些娇小可怜,可以很明显的摸到脊柱,他只穿了一层中衣,这时候也被汗浸透了。谢偃摸了摸,打定主意哄完沈夜喝药就帮他擦身体,换身衣服再睡。

 

“一口气喝下去就不苦了。”谢偃试图帮沈夜转过头来,少年不情不愿的屈服在了他的淫威之下,委委屈屈的缩着露出小半张脸来,然后药碗就抵在了唇边,立刻心不甘情不愿的瘪起嘴来。

 

谢偃只好哄他:“我还买了蜜饯,喝完药就给你吃。”

 

沈夜大概是被他哄小孩子的语气惹恼了,羞恼的夺过碗咕噜咕噜喝光了药,苦得皱起了一张脸,然后精神十足的瞪着谢偃,肉肉的下巴仰得高高的。谢偃看被洒出来的药汁波及到的自己跟被褥,叹了口气,捏了捏沈夜的肉下巴,解下打湿的外袍放在桌上,又把沈夜的被子翻了翻,用干净的地方包着他,然后往自己被窝里面塞了个汤婆子。

 

这时候沈夜的脸已经从病弱的苍白涨成了深红色了。谢偃也没空理少年的心事,只能是摸了摸他的头,从柜子里拿出蜜饯塞到他怀中,自己出门烧水去了,免得沈夜病上加病。

 

谢偃做的偃甲多,用来做家事的更不少,因此谢偃也空出些功夫来又去做了个小玩意给沈夜玩;不过烧水的时候还发生了件趣事,就是有个小偃甲大概是太久没修了,自己跳进去当了一把柴火,烧得劈啪作响;等谢偃赶到的时候,已经是回天乏力了。

 

等谢偃忙活完,估计沈夜吃蜜饯也吃得差不多了,才端了洗澡的木桶进屋子里,打算帮沈夜好好洗一洗。结果他一进屋,就发现沈夜低着头,紧紧抓着装蜜饯的油纸袋,啪嗒啪嗒的流着泪,鼻头哭的红通通的。

 

“怎么哭了?生病很难受吗?”谢偃很多时候并不是很能想通沈夜的心思,因为他并不是非常圆滑的人,所以后来也渐渐学会了如何跟沈夜交流——单刀直入即可。

 

沈夜糯声糯气的喊了一句,因为鼻音太重倒像是小娃娃在耍赖撒娇一样:“我才没哭!”他伸手就擦了擦脸,不知控制力道,脸上红了几块,整个人倒像是小花猫一样。谢偃也不逼他,帮他脱了衣服抱进浴桶里,沈夜生着病正手脚发软的厉害,洗澡都只能靠谢偃抱着擦洗。

 

“阿偃……”沈夜趴在木桶边上任由谢偃帮他擦背,小心翼翼的问他,“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坏啊。平时会说你做饭难吃,还嫌东嫌西……生病让你照顾不说,还乱发脾气。如果有个人这样的话,我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,所以阿偃也一定很生气……”

 

谢偃没忍住笑了出来,轻柔着嗓音问他:“你就是为了这个哭?”

 

“我才没哭……”沈夜底气不足的说道,然后靠着手臂闷闷的说,“阿偃……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。”

 

“不会的。”谢偃凑过去吻了吻少年锋利的眉角,捧着他不知是被热水蒸的还是害羞的红通通的脸,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鼻尖,“阿偃永远不会不喜欢阿夜的。”沈夜眨着水光潋滟的眼睛,湿乎乎粘成一块的睫毛扇了扇,突然眼泪流了下来,猛然站起来抱住谢偃呜呜的哭起来。

 

结果谢偃也重新洗了一次澡。

 

沈夜像是被雨淋湿的小猫一样被谢偃裹在软滑的布里擦了擦,然后换了谢偃的中衣,被赶进了谢偃干燥的被窝里。偃师把汤婆子捞了出来,被窝里已经被热的暖烘烘的了,沈夜把两条挂在床外晾得冰冷的小腿抽了回去,给自己捂起暖来。

 

这次谢偃给他的蜜饯,沈夜很快就高高兴兴的吃起来了,谢偃也放心的出去了。

 

三天过后,沈夜的病好了。

 

“阿偃!”谢偃被抓住小辫子的时候赶紧把正在雕刻的小人像塞进了袖子里,这才不紧不慢的转头看看中气十足的沈夜笑了笑。少年气得脸都红了,左手抓着铲子,恶狠狠的质问他,“我不是告诉你了吗?你那些黑漆漆的偃甲材料别乱放碗里!!!”

 

谢偃觉得自己心头像是被戳了一刀,默默哽咽无语,良久才道:“那是我给你做的蛋……”沈夜露出的惊恐表情让谢偃觉得更伤心了。

 

过了良久,沈夜才拍了拍自己的胸膛,呼了口气道:“还好我身子骨好,不然你煎的药非得毒死我不可。”随即他就被谢偃露出的难过表情吓住了,僵硬了半晌才道,“好……好了啦,要吃饭了,你快点进厨房端汤,我怕烫啦!”

 

谢偃默默的去端汤了。

 

吃过饭后该怎样就怎样,日子还是平静的很,沈夜忙不下来的把静水湖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,水绿色的身影从里到外,从左到右,一天下来成了灰色。两个人吃过晚饭后轮流洗了澡,谢偃先洗,沈夜非要洗完仅剩不多的那几个碗才肯去洗澡。

 

等沈夜进房的时候,谢偃正躺在床上养神,他不大容易睡着,也不需要睡很多时辰。然后就听见沈夜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蹲了下来,离得很近,近得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上皂荚的味道跟湿漉漉的水汽。

 

沈夜试探了好一会,确定谢偃已经“睡着”了,才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,小声的凑到他耳边说:“阿偃,我也不会不喜欢你的,虽然你做的那个蛋……嗯……我也还是喜欢你的。”然后少年就噔噔噔的跑走了,谢偃刚抿唇一笑,就听见少年又噔噔噔跑回来了,灯烛虽被吹熄了,但他仍是不自觉的急忙摆正了表情。

 

“被窝太冷了……我病刚好,所以不可以再着凉,不然阿偃又会麻烦的。”沈夜站在谢偃床头自言自语了一会,“不是我想跟阿偃一起睡,是因为被窝太冷了,如果再生病,阿偃又要麻烦……”他颠来倒去说了两句差不多的话,然后才坚定了信心,小心的脱掉鞋袜,掀开谢偃一角被子缩了进去。

 

少年绵软而微显得小巧的身躯缩在了谢偃怀里,凉凉的像是个小冰袋一样,谢偃倒不是很在乎,伸手直接抱住了沈夜。沈夜正心虚,腰被一揽险些像是踩着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,捂住嘴轻声的叫了几句:“阿偃?阿偃?”

 

谢偃没说话,沈夜这才放下心来,缩在谢偃怀里乖乖睡了过去。

 

END


01 Sep 2014
 
评论
 
热度(73)
  1. 念风荷花皮豆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通篇软萌,照大大说的,傻白甜无误。能看到这样孩子心性的小阿夜真是太好了,能看到这么温柔的阿偃真是太好
© 念风荷 | Powered by LOFTER